转自公众号: 玩物志 

 

动态设计,就是用动画软件,将图形图像进行动态的艺术设计。从 2015 年开始,他就开始成为 OPPO 的「钦点动态设计师」。最新的 OPPO findX 宣传片也让玩物君眼前一亮:未来感爆棚,大片感十足。

说是国内设计师做的很难相信,更没想到是:OPPO 的所有影片都由 SOMEI 全部独立完成。他是 Motion Plus Design 首位受邀演讲的华人设计师,作品也被收入业内顶级数字媒体。国内大牌的手机厂商,找他合作的停不下来。


一加 5

 


小米 6

 


魅族 note 6

 

凭什么?反正我第一感觉就是,看完就想立刻马上 NOW 见到真机。但是 SOMEI 给了我们更多创作背后的秘密。

 

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「烧麦」。

与想象中整天对着电脑内向而不善言谈的动态设计师不同,他是个很热情、健谈、有趣的「大男孩」,会在采访中不断说到:「呃,这个讲来有点长。那我...还是讲下吧!」

忙碌的我碰上忙碌的他,晚上开始的采访也聊到了凌晨。

 

他不会讲太多大道理,但是每个问题后,总会冒出一些灵光一闪的点子,就像他的作品一样。

 

1、 大神进化论

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动态设计呢?

我从小学到高中当了一路的宣传委员。在中国传媒大学读了一年「自动化」专业后,因为感觉作业太多,我申请转去了动画学院。

但我依旧还在工学院的工作室工作,记得当时通过师哥接触到了 AE,知道了 videocopilot 的网站,然后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疯狂地学习和看教程。

 

那时候真的是废寝忘食去看,越看越兴奋,有时候直接就在学校主楼的工作室睡着了。

我学困了就睡,睡醒了就学,不分昼夜,而且会把每个新知识点都记录下来,一步一步积累和成长。真的感觉当时特别狂热。

而且在那种状态下学到的东西,你是不会忘掉的。

现在在这个行业久了,会特别怀念那个时候存粹的初心者热情。


 

你觉得好的动态设计是什么?

好的动态需要达到的感觉,就是让大脑在短暂时间内不会去分析这个动作是什么样的,它的动态节奏会让你大脑产生一种生理性的刺激。

会忍不住说,哇好顺,这几个点的节奏好棒。

 

它没有很强的逻辑,就是让你觉得很带感、很舒服。


 

你做的第一个作品是什么?

我没想到自己会做动态设计这个事情,第一次是给朝阳区政府做了一个活动片头,赚了 2000 块,当时就觉得靠这个赚钱可以养活自己。

当时正好有个师弟亲戚开了一个医院也要我做视频,开价就是一万块,对当时的我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从此我就开始到处接活,也把这当成了验证自己学习成果和让自己的兴奋感释放出去的机会。

有一次做微软的开场影片,还参加了他们在海上的邮轮年会也蛮有意思的。
 

所以你的作品都是商业型的吗?

是的,完全纯粹的自我创作基本没有,要不就是纯商业性项目,要不就是委托的非商业项目,像 TED-NINGBO。

 

做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,我就会觉得这是做给自己的,一定要特别好,然后会不断修改,陷入一种过分的苛刻之中,时间越拖越久,最后新鲜感和积极性都没了。

但是商业项目我就不会苛求做到自己标准的百分之百,它有一个客户需求的度,而且到了 Deadline 你就必须完成。
 

毕业之后呢?

记得当时毕业设计没有特别理想,所以 2012 年毕业之后并没有选择应聘上班,而是希望能继续自由职业来证明自己。

当时同学介绍,小米找到我做一个自由桌面,那时 Google Glass 刚出来,我正好想到这个点子,就是用主观的视角,融合 3D 的东西,呈现出它的虚拟现实感。当时反响也特别好。

 

我后来都是只要在和客户交流时冒出了好点子,他的产品又打动了我,我就会去做。
 

为什么选择做一个独立视频设计师?

刚开始也去过一家制作 TVC 的后期公司,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系统的、正规的工作流程和技能。但是同时又觉得很浪费时间。

因为你会发现一个项目下来十几个人,交接传递到客户那边,然后来回等待反复折腾,太过繁琐和累赘,而且很多人思想在里面,耗费了太多不必要的时间精力。

后来就辞职了自己做,直接跟客户对接,客户有需求,我就解决问题。直接了当、快速高效,而且合作关系也会更深,双方都会很舒服。

我也号召身边朋友这样去做,一是相信自己有这个独立完成的能力,二是相信这个过程是双赢的。

我想证明,我们是可以轻量化地去实现一个重量级的作品的。


 

客户要求很多又总不满意的时候怎么办?

我对这个其实还挺自信,在和客户聊的时候,一个是我 Get 到他想要的点,二是我会把我疑惑的地方一点一点去问他。

比如:这个产品是什么性格?什么性别?然后告诉我两个最大的卖点,其他不用管,然后慢慢引导他发现这个产品最直接、纯粹想表达的样子。
 

看起来差异不大的产品比如手机,怎么产生各种灵感呢?

一般分两种情况,一是现场对接时,产品本身的定位,还有与相关人员的交流就已经能够碰撞出灵感了。二是现场没有好的想法,你就要去做,在做的过程中一定会有好的点子冒出来,相信我,时间底线也会让你有灵感的(笑)。

比如说一加的手机,它需要科技感,那最厉害的科技就是让机器有仿生的感觉,所以在一加 5T 里面就直接用这个想法来体现。

 

OPPO 的话会凸显一种色彩的鲜活力,它其实是一种感觉,这种感觉经常会让我产生兴奋感去创作一种看起来很 high 的元素。

 

除了小米,因为他们经常在最后一分钟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 

2、 让手机酷起来的这几年

和 OPPO 手机合作这么多年,你是它的「忠粉」吗?

OPPO 对我来说,可以说是,像朋友一样的存在吧。

它在我心里是帮助我成长起来的一个很特殊的位置,所以 OPPO 的产品我也一定会亲自去做。

最开始他们找我做的是 Find7 发布会上一个小动画,我发现 OPPO 其实在国内是一个很时尚和有发展前景的公司,当时就很想和他们合作了。而且他们也会给我比较自由的空间去发挥自己的创意。

OPPO 后来一直和我合作,相互都很信任,几乎都不会谈价,有次过年因为赶片子我还没回家。

每次给他们做的新机宣传片我都会加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比如 OPPO R9 雪岩灰就加入了自己很喜欢的元素进去,很有设计感。

 

这次 OPPO 的新产品让我眼前一亮,觉得 OPPO 终于做出了真正拿得出手的产品。而且这款手机定位的「未来感」,也让我可以在概念和视觉上加入更多新的东西。


 

和小米、一加等其它手机厂商合作有什么不同之处吗?

和其他厂商可能不会像 OPPO 这样玩这么大,或者做太冒险的事情,一是关系信任度还没到那个层次,而且对品牌调性了解还没那么深。

一加、魅族是合作比较愉快的。一加 5T 是全新的一个在产品中加入了生物特征的影片,手机变成了一个有生命的机器人进化,包括它的电影叙事风格、场景和声音的突破都让我觉得很棒。

 

小米的合作是比较波折的,因为他们永远都不能确定最终产品是什么。他们一直在观察市场方向,大家喜欢什么,中途总是出现变动,产品定位都有大变的风险,这种不稳定的状态让人很不好做。

手机市场竞争太激烈了,现在大部分的手机厂商都有这种感觉。
 

拒绝过哪些手机厂商呢?

蛮多的,沟通下来感觉舒服的,就会合作。有趣的我喜欢的,对方又对你是信任的,那就会合作。

最开始我会经常在意要不要多合作,保持各个渠道的客户关系,但是后来不太去在意这些事情,我没有很大商业天赋,但是幸运的是我也找准了自己最舒服的状态。
 

手机其实差别不大,做这么多不会厌烦吗?

其实手机只是一个框架,他只是里面的一个载体,根据每个手机的定位和风格,可以玩完全不同的创作类型。


 

有没有想过做其他的产品呢?

从综合角度来讲,手机是现在人们最常用的一个工具,特别是国内手机视频这块,整个商业流程还是蛮成熟的。客户相对专业并且需求明确,减少了很多合作上的风险而可以专注创作本身。
 

你是怎么想到把这么多丰富的元素连接起来的?

其实我做片子的时候,我脑袋是一片空的。我不会太过构想,而是赶紧执行。比如一个镜头有五种动态我会直接都做出来,放到一个剪辑里去比较,选出来我觉得最好的。

减少犹豫的时间才会有更大的创作空间。

 

还有,很多人喜欢用乱七八糟的元素,看起来很花俏,乱到你不知道看哪里。

我觉得好的动态设计,能控制你的视线焦点,让你的视线有一个通顺的动线。它就像给你眼睛做眼保健操一样。
 

做一个视频的周期要多久?

做一个手机视频的话,一般是 45 天,10 - 15 天的概念发想,出一个基本的创意和框架,再用 30 天执行创作。
 

画面和音乐怎么最佳结合?

我会先找一些影片里合适的音乐,然后剪一个我觉得还不错的音乐结构出来,包括它的节拍、端点、高潮点,再往上像拼图一样铺画面。画面出来了以后,就去找音乐人或者音乐公司制作。


 

作为华人设计师演讲时,国外的观点和国内有什么不同吗?

其实还挺大的,上次去东京,大部份演讲的都是美国人,他们在分享创作时,会用很多丰富的手段和软件,比如人工智能,或者结合结合声光电去做多元化的尝试,但我就很难想到这些。

我也能感觉到他们在创作状态上和我们很不太一样,他们更像在玩。其实他们每个项目钱不多,但是他们没那么大的经济顾虑,有钱了也会花在新的创作上。

很多做这行的美国人也不结婚,没孩子,而我们为了实现自我价值进入社会,结果刚进入社会,还没有太自主的东西时,就开始又要被现实追着去背房贷车贷。

 

3、与自己的 N 场战争

怎么解决自由职业的拖延症呢?

当你觉得做得很痛苦不想做的时候,其实有两条路,一是去旅下游看下电影放松一下,二是逼着自己死磕下去。

我试过很多次一了,没用。

新的东西刺激一下你,确实能让你有全新的体验,但是你是抱着利于工作的目的性去的,并不会真的放松,而是只会越来越焦虑。

要做,你就要死磕下去。你一定要找到这个事的解决途径,这也是我经历了很多次后,才知道必须坚持做下去,首先得去接受必须创作这个事情。

心态的焦虑其实是造成痛苦最大的原因,事情本身没那么困难。
 

怎么设定自己的任务和目标?

我不太喜欢主动去设定一个什么目标,或把自己的事情规划太好,我总是被推着走,但是跟着自己内心的声音一直走下去,走过去再回想起来就会觉得,当时的决定是对的。

我后来在巴黎演讲也是这个主题,叫「幸运感」。

 

大致就是不断去尝试,不要太有心理负担去想自己做的东西是不是好的,让自己当一个旁观者,然后让你的手去实现你脑袋里可能冒出来的东西,试了以后你能比较哪个更好。

但是这个过程,其实是在增加属于你的幸运的概率,一旦达到了一定的数量,就会出现很好的事情。

所以不要总是要把一件事情想透,闷着头动手去做吧,你自然而然就会得到一些好的反馈。

它会像一种多米诺骨牌效应,推着你不断达到最后的效果,让幸运真的发生。


 

怎么处理个人和多人协作的关系呢?

个人和多人一起的时候,个人 solo 的项目,我会感觉特别深刻、特别踏实,每一步都踩在点上,做导演和大家协作,虽然有不同的收获,也很棒,但是就会感觉特别飘忽,好像什么都做了又没做,时间就过去了,而且对同伴会产生很大依赖。

我不断反思了这个问题,后来我觉得个人经历是有韧度的,我只要在我自己的时间段里,发挥最大最高的效能就够了。所以我做 Find X 的片子时,就回归到做一件事情那种状态。关闭所有联系方式,我自己的信心也就回来了。

我现在也有一些导演的案子在进行,但是给自己原则就是我做创作时,就只创作,做导演时,我去专心做团队,这也是让生活充实的一种方式。


 

在外人看来极其繁杂又考验耐心的工作,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

其实每个作品都不一样,都是不同的体验,而且我就把他们当作打游戏,所以就觉得还好。

就像,我会知道这个视频的哪一部分是 boss,哪一部分是可以闯过去得到很多奖励,哪一部分是比较容易的。

我每一次都是很紧张地想,明天我该是打小怪还是打 boss,明天我必须要干到第几关,所以其实对我来说根本都不是枯燥或者说是耐心不够,只会觉得时间不多。
 

接下来准备做什么?

除了工作之外,我自己还在做一个类似照片建模的项目。

我准备搬家了,想要给孩子留下这个老家的回忆。所以想以 VR 建模的形式把家里记录下来。

 

以后我也可以帮更多人专门记录将要离开的家。只要你想留下场景,我就帮你记录,虽然它没有那么强烈的真实感,但它恰恰因为可能不那么平滑的表面,而有种记忆里的感觉。

然后我会把家装进一个 U 盘,只要你想家了,就可以回去看看。


 

对于初学者,有什么建议呢?

如果是初学者,我建议先做一个你想做的东西,不要太在意做得好不好,一定要去做,做了你才能知道到底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真正的想法是什么。在这个过程中你也会知道你要学什么,需要掌握哪些技能,然后再基于需求去学,肯定是最快的。

如果已经是比较厉害的人的话,想在职业上发展,我建议先去做一个漂亮的合作,去有一个足够成功的、流程舒畅的案例。因为对现在大部分客户来说,想找一个靠谱的人真的特别难,而这个行业又有很大的空间有待填充。

 

现在技术发展门槛变低了,动态设计师独自也能短时间内高效地完成业务,小而精的设计工作室慢慢发展起来。

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选择了一个对的行业,而这个行业的产值也在慢慢增长,产品视频的预算也越来越多,不会完全被现实压迫,过得也自由自在。

 

他对自己的作品也一直很有自信,对于大家称他为「大神」「偶像」,他笑得很大声,其实圈里大家都会互相这么叫着玩,但说有人能诚心来交流和提问会让他更开心。

然而他也会试探性地来问我:圈外的你们看来,这些作品怎么样?

虽然现在短视频很火,但很少人会去主动搜索手机品牌的概念片。

在电视上看到了,讨论的一定是手机好不好。

动态设计更像是圈内的狂欢。

烧麦搬家的地方,附近会有一个江边美术馆。他说他应该不会做电影了,所以想在美术馆里办一个展览。希望他的作品能用一种新的形式展现,让大家抱着一个过来欣赏的态度,与作品本身沟通,认真地沉浸、观看和喜欢。虽然我觉得,看到那酷炫夺目的宣传片在电脑、电视、户外屏幕上播放时,大家心里由衷发出的赞叹声已经是它出现最好的意义了。